Menu

字幕

快速办理学信网永久可查毕业证

本中心能帮您快速获取到真实毕业证,学校有备档,学信网可查,对资格报考,研究生考试,单位涨薪,个人调户口,工作晋升等都具有效用,同正常毕业的一样, 
一次办理,终身有效。自考,成人,统招全日制,大专,本科,研究生均可,
主要承办以下业务:
(1)真实统招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专升本,以学生在校学习为主)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在高校就读期间合格合法的学习成绩和体检、全国普通高考录取成
绩和入学通知书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录取通知书、毕业证、学位证、英语等级证等等。
(2)真实成人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脱产、业余、函授)具备学籍、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在高校就读期间合格合法的学习成绩和体检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
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毕业生鉴定表、成绩单、录取通知书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(3)真实自考毕业证(专科、本科和独立本科《专升本》,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)具备学籍、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
登记表、成绩单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(4)真实网络教育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专升本,以学生业余制学习为主),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成
绩单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三个必保:
1、保证真实合法:所颁发和办理的高校毕业证真实合法。
可以在教育网站查询,以供用人单位和有关部门调查和查询,确保无误。
2、必保档案齐全:有完整齐全的档案、学籍、成绩单、入学登记表、毕业登记表等。
3、保证证书法律效力:所拥有的高校毕业证,对公务员考试、求职、应聘、就业、涨薪、晋级、资格报考、出国等都具有效力。

 

所以谢想容看不起杨火和田恬。谢想容不是图书编辑,她是网文主编。她控制的是流水线,想让谁火让谁火,在跟作者的关系中,她始终是强势的那一方,容不得可达撒野。她觉得杨火和田恬太软弱,让这种作者骑到头上来,浪费公司资源。她虽然缺作者,但她绝不会跟可达这种人品不过关的作者合作。


第8章 
万人瞩目的新绘网终于正式上线了。
新绘网开站之日,完全没有小网站战战兢兢、半死不活、连首页都填不满的惨状。反而声势浩大,气象万千。书库有十年的内容积累,曾经刊载的篇章首次公开电子版,供大家免费阅读。大神小神整齐划一开新坑,粉丝们欢天喜地注册追更。
京宇12楼忙疯了。
谢想容和烈火哥最惨,网站第一天正式上线,准备得再充分也情况不断。
田恬负责官微,公布了前三名600万版权奖励的消息,抽送10个IphoneXS,新老作者纷纷转发此条,求读者打call冲榜。
克然起了个头:“抽中我的读者朋友,追加一支小羊皮口红~”其他作者有样学样,送香水、包包、个人志、主题T恤。
粉丝经济是可怕的,上线半天网站充值竟然破万,要知道网站目前连一部V文都没有,全都是读者为作者打赏。宋鹏团队热泪盈眶——他们当年的拼团网站,起步哪里能达到这个现金流。
玄原作为股东前来视察,坐在休息区刷微博。他知道官微是田恬发的,他有数据指标,因此登录大号凑了个热闹:“十年新绘,重新起航,今起开更《尘烟笑》最终卷,抽送十台mac pro。【分享《尘烟笑5》阅读地址】”
其他作者集体炸毛,玄原大神一起爬榜,那季度奖金根本没有机会了!田恬的电话都被打爆。
他猛地拉开办公室的门,打算去跟玄原大大讲讲理。可是做了半天心理建设,面对玄原的侧脸还是怂,冲进隔壁庄墨办公室里:“师父!你管管玄原大大吧!他不是不爬榜的吗?!怎么自己掏钱做转发啊!”
“你自己去问。”庄墨今天可没空掺和初中生早恋。
田恬回到走廊上,鼓起勇气走了两步,玄原警觉地抬头看了他一眼,他立刻同手同脚地拐进了烈火哥办公室里:“烈火哥!玄原大大到底怎么回事,我的作者都炸毛了!”
烈火哥心地善良,不愿意吓唬小孩:“《尘烟笑5》在’神域’连载,不参加榜单,这个开会的时候都讲过了呀。只是就算他不爬榜,也希望自己的书有更多的人看,对不对?再说了,他是股东,宣传自家平台理所应当,你不用太紧张。”
田恬松了口气,这才战战兢兢地爬上主页:“大家别慌!玄原太太即使数据第一也高风亮节、不拿奖金的!”
玄原:“……”
因为奖金数额巨大,追加奖品众多,惊动了各大营销号,一群营销号在那边喊“看评论有惊喜”,导致微博很快就冲到万转,阅读量破千万。新绘本来就有十年的读者积累,招牌响亮,一时间唤起大家的童年记忆,刮起了一阵怀旧风。大家纷纷po出家中的《新绘》老刊,打上#十年新绘#的tag,谈论起当年印象深刻的作品。
这导致上线半天新注册用户数量破50万,为了300万悬赏而来的新作者数以千计,每个编辑都一刻不停地在看文签文。
克然的新坑《男神生存指南》杀出重围、冲上全站第一。
白殇殇浏览了下她的第一章,“啧”了一声。
她跟着徐静之吃喝玩乐了两个月,日渐无聊。徐静之现在在徐老的支持下搞起了连城文娱,今天新绘网开站,他作为大股东,兴冲冲地来京宇视察,这会儿正在庄墨办公室里听取报告。白殇殇跟玄原、任明卿三个人坐在休息室里,无所事事。
整个京宇,他们三个作者最闲。
玄原好歹写完了《尘烟笑5》,之前京宇放出消息说他完结了万年老坑,还上了一通新闻呢。今天他喜滋滋地窝在沙发里看评论,沉醉在成千上万彩虹屁中通体舒畅。
玄原是老牌天神,白殇殇写不过他,也红不过他,因此对他只有羡慕,没有嫉妒。可是她对其他小作者就不是这个态度了。她已经对全站第一的克然视奸了一上午了,把克然的微博从2018年刷到2016年。
“现在的小作者……”写点段子、搞点脆皮鸭,单条数据都能转发破百、评论破千。
“你认识她吗?”任明卿扫了眼她的屏幕,腼腆道,“她是我的朋友。”
“……真有才华。”白殇殇及时打住了话头,聪明地转换了话题,“首页怎么没你的新书?”
“我没写。”
白殇殇吃了一惊:“季度榜单不是为你设置的吗?”
“什么?”
白殇殇一直以为庄墨豪掷千金,把事情搞得那么大,是想乘机捧红任明卿。新绘网季度榜首300万的版权奖励都传疯了,谁拿下,谁就一战成名天下知,她以为冠军内定是任明卿,但他本人似乎对此毫不知情。
白殇殇不动声色地阿谀奉承:“度老师的才华人尽皆知,我早就被你的《新房客》圈粉了。这次开站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不开坑?我迫不及待要欣赏你的新长篇了。”
任明卿客气了一番,直率地解释:“庄先生不让我碰笔。”
“嗯?”
“庄先生说我刚完结一本,太累,应该养养身体,这一个月都不许我工作了。”
白殇殇眯起了眼睛:这什么鬼理由?
刚巧到了饭点,白殇殇看到庄墨走出办公室,快步走到任明卿背后,点点他的左肩,在任明卿回头的时候又在他右耳边轻轻喂了一声。
任明卿很惊喜:“忙完了?”
庄墨走到他跟前,伸出双手:“走,咱们一起吃饭去。”他这话是对所有人说的,眼睛却只盯着任明卿。
任明卿大大方方把手交到了他手里,让他把自己扶起来。白殇殇看到任明卿很快松了手,不过庄墨倒是有好几次都想去牵他。
后来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,玄原吐槽庄墨一口一个太太:“他是你太太吗?”
“是啊。”庄墨一本正经,“我们前两天可是商量好了要结婚的呢,不信你问明卿。”
“嗯。”任明卿红着脸点点头,避开众人的视线。虽然这么多人让他羞怯,影响他发挥,但他还是很讲义气地捧庄墨的场。
“真的假的?”他们成功唬住了玄原,不知道是他们是在口嗨还是真得出柜。
白殇殇一直在暗中观察,即使他们不说,她也看出来了,这俩确确实实是一对。
白殇殇心想:怪不得庄墨对任明卿青眼相待,竟然是把他包养了。任明卿一看就很文青,庄墨肯定先是一本正经跟他谈些风花雪月、人生理想,然后一纸合约丢过去,要做他的经纪人。获取文青的绝对信任后,就把人给睡了。反正现在人弄到手了,还管他写什么文呐。
白殇殇由此得出了个结论:任明卿肯定写得不怎么样。
她原本还对这个作者挺好奇的,庄墨把人吹成这样,这是写得有多好呐?结果是只金丝雀。
白殇殇鄙薄他,却也可怜他。因为徐静之的手正放在她的肩膀上。
她,也是一只金丝雀。
不过任明卿的经历,给她敲响了警钟——依附于男人就没有自我了。不论任明卿写得怎么样,他总归是个作者,但庄墨把人搞到手了以后,把他圈起来做了禁脔。他现在就只是个小情儿,除了取悦庄墨,没有自我价值,以后被甩了肯定很惨。
“我可不能这样。”白殇殇冷静地筹谋。
她反省这两个月过得太放纵,刷着徐静之的卡享受着买买买的快感,不好好工作。将来和徐静之分手了,是要遭报应的。
她应该好好利用徐静之给她的光环,积累自己的资本,而不是沾沾自喜,忘了本职工作。她是个作者,她必须写出好作品。
吃完饭,白殇殇敲开了烈火哥的办公室:“主编,我想开新坑。”
烈火哥愣住了:“啊?”
白殇殇掩上门,在他面前妖娆坐下,摘下了墨镜:“你没听错,我要开新坑。”
烈火哥大大地松了口气:“白姐,我一个月前就让你搞起,你就是不搞。你是咱们一姐,少了你那怎么行?你赶紧报个选题上来——上次说的那个大女主文怎么样?我们接下来要策划十洲三海的征文,和玄原、四海一波开发,考虑考虑?”
烈火哥的热情如火给白殇殇吃了颗定心丸,她白殇殇毕竟还是靠本事吃饭的,不是靠男人。
不过,她依旧看这个选题不顺眼:“我知道连城要把十洲三海世界观做大,但我不想写这个题材。你告诉我,现在写什么网文最火。”
“白姐,你写网文?”

联系方式

24小时在线QQ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