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字幕

研究生咨询入口

blog post

本中心能帮您快速获取到真实毕业证,学校有备档,学信网可查,对资格报考,研究生考试,单位涨薪,个人调户口,工作晋升等都具有效用,同正常毕业的一样, 
一次办理,终身有效自考,成人,统招全日制,大专,本科,研究生均可。
主要承办以下业务:
(1)真实统招毕业证(高起专,高起本,专升本,以学生在校学习为主)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,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,在高校就读期间合格合法的学习成绩和体检,普通全国高考录取分类中翻译
绩状语从句:入学通知书,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,毕业生登记表,录取通知书,毕业证,学位证,英语等级证等等。
(2)真实成人毕业证(高起专,高起本,脱产,业余,函授)具备学籍,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,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,在高校就读期间合格合法的学习成绩和体检,注册备案资料,教育
部登记备案资料,毕业生登记表,毕业生鉴定表,成绩单,录取通知书,毕业证,学位证等等。
(3)真实自考毕业证(专科,本科和独立本科“专升本”,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)具备学籍,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,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,注册备案资料,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,毕业生
登记表,成绩单,毕业证,学位证等等。
(4)真实网络教育毕业证(高起专,高起本,专升本,以学生业余制学习为主),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,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,注册备案资料,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,毕业生登记表,分类中翻译
绩单,毕业证,学位证等等。
三个必保:
1,保证真实合法:所提交和处理的高校毕业证书真实合法。
可以在教育网站查询,以供用人单位和有关部门调查和查询,确保无误
。2,必保档案齐全:有完整齐全的档案,学籍,成绩单,入学登记表,毕业登记表等。
3,保证证书法律效力:所拥有的高校毕业证,对公务员考试,求职,应聘,就业,涨薪,晋级,资格报考,出国等都具有效力。

 

 

“你现在是言情门类一线作者,直接走影视吧,价格高,后续开发给作者带来的附加效应也更大。”
“我的四部版权都已经在开发中,最快年底就会开拍,都是名导演、大制作。接下来几年,我的影视改编会霸占银屏,这意味着我既不缺钱,也不缺名气。”白殇殇慵懒地敲打着桌面,对自己做着精准的剖析,“既然我写什么都有人抢着要,我就不需要专门针对IP市场——我只想在文本阶段就火起来。”
她清楚地知道,她作为作者,已经过气了。她并不是没有粉丝,相反,她的粉丝还挺多,每天都在底下小白小白地叫,夸她长得漂亮、找了国民老公,问她什么时候再直播。但是她发现讨论她作品的读者却越来越少了。
“我说得再清楚一点,我需要流量和口碑。我需要别人因为我的书而喜欢我,而不是因为我是徐静之的女友。我不在乎能不能赚钱,能不能开发。我只要一批黏度高的死忠粉,就像克然。”
“那你说的肯定不是无线风。无线套路太雷同,没有讨论度,也不可能有死忠粉。”烈火哥考虑了一下,看向她的目光有些闪躲,“你……你可能需要去写耽美。”
白殇殇笑得优雅迷人:“那我就去写耽美。”


第9章 
她行动力超强,当晚把柳菲菲约了出来。
柳菲菲是个资深腐女,听说自己的闺蜜要写耽误美,忍不住推了下眼镜:“我给你安利了这么多年,你都不吃,现在怎么突然要产粮?” ‘
给我推荐几篇。’白殇殇言简意赅。
柳菲菲拿出了手机。
‘压箱底的心头好不用给我看。’白殇殇提醒道,“老文没意义,已经过时了,我要最近红的那几篇,琢磨琢磨套路。”
柳菲菲放下了手机:“我都没看。你自己去网上挖吧。”
“我连去哪儿挖都不知道,我又不是腐女。” ‘
那你为什么要写这个题材?’ ‘
我要比别人红,当然要选流量最高的题材。’ “
你怎么可以去选一个自己不熟悉也不感兴趣的替代呢?”这是柳菲菲无法想象的,”以我的经验而言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点。违背我本心地去创作。” “
我跟你不一样,我是职业作者,我不可能指着一个题材写一辈子,然后变成某些读者久远的情怀。世道变得很快,我要不断追赶趋势,满足当前读者的口味,活跃在他们的读书列表里。这不是爱不爱的问题,这是我的工作。这跟做人是一个道理,哪一条路使你爬得更高,就去努力争取,喜欢与否都是次要的,混得好才是最重要的。我白殇殇当作者就是要火,只要能火,我什么都愿意写。”
柳菲菲小嘴微张,白这种的一点不知为何为何让她联想到那句名台词-“我要做新世界的卡密”。
看来跟徐静之交往让她膨胀了。
因为这种人在漫画里基本上都是大反派,所以柳菲菲不但按照她的命令吩咐给了她几个推文号,还额外把大热红文也发给了她。她特别想知道白殇殇分开舒适区以后能写成某种,她很期待。
白殇殇从她那里得到了必要的资料,开始说教:“新绘网这个平台还不错,很有发展前景。你做小公务员,一辈子庸庸碌碌,不如写书。你写得又不差,头着奖励300万,一夜暴富。”说着把新绘网的征文页面发到柳菲菲的微信里,希望她可以见钱眼开,重新提笔。
柳菲菲犹豫地拒绝:“不了吧,婚期近了。”
“结个婚又不是不活了。你可以利用男人,但不能依靠男人。钱比男人靠谱,女人得有自己的事业。”白殇殇在夏天的时候还羡慕过柳菲菲这种与世无争,幸福到老的人生哲学,此时赚了2000万,睡到了徐静之,坚持了自己大富大贵,力争上游的信念。 。一个小时就写完了” ‘
你为什么一个小时能写三千?’柳菲菲匪夷所思。
‘我是职业作家。’
柳菲菲打起了退堂鼓,她一个小时只能写五百来字,一本写作了足足六年。就她还去当专职作家,遇上白殇殇这种对手怎么办?
她不愿意继续聊下去了,聪明地换了个话题:“你跟徐静之怎么样?
”很好。”
“你先把工作放一放,专注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。”一提到个人问题,就换柳菲菲说教了。一谈。”
白殇殇爆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:‘你不会真觉得我会和徐静之结婚吧’
柳菲菲觉得她的笑声特别刺耳,还觉得自己的价值观受到了侮辱,白殇殇的表情好像就像她说了一件特别蠢的事。
白殇殇笑完了,冷静地跟她分析:“结婚讲究门当户对,我是小门小户出来的,徐家不会要我这样的儿媳妇,我跟他不可能有结果。”
柳菲菲替她可惜:“富家公子哥真不靠谱。”
“他比一般的男人靠谱多了。”白殇殇拉高了衬衫袖子,亮出了手腕上的情人桥。“徐静之才23岁,我已经28了,我跟他谈恋爱是老牛吃嫩草,我跟他结婚就是犯罪。他这样器大活好的小鲜肉,按理说我得花钱买,他还反过来为我花钱,这是一笔好买卖。”
“……”
“诶,那天我提起四海纵横时,你很失态,你是不是跟他有什么渊源?”
柳菲菲的心情肉眼可见地变差了,眼里也蒙上了一层水雾。
“对不起,提起了你的伤心事。你不想说,我就不问了。“白殇殇写言情出身,猜了个七七八八,温柔地握住了她的手,”你要知道,四海纵横已经去世了。根本你跟他之前有过什么,都已经过去了。你现在有你自己的生活,即将跟苏安步入婚姻殿堂。我看你最近瘦了不少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缘故。总之,不要沉浸在过去,人要往前看。”
柳菲菲这口气一直憋在心里,找不到人倾诉,觉得很孤独。此时被她安慰,忍不住伤心落泪。白殇殇把自己手上的情人桥摘下来戴在她手上,柳菲菲推脱:“这个太贵了我不能要……”
“我是个庸俗的人,喜欢谁就给谁花钱,开心一点咯?”白殇殇强势地把手表戴在她腕上,表情很真诚,也很柔软,柳菲菲被触动了。
“而且我说我弄丢了手表,静之会送我更好的。”白殇殇仿佛看到了更贵的手表,眼中闪光。
“......”
时间不早了,白殇殇最后看了眼情人桥,起身:“连城这边在开发玄原,四海纵横的项目你如果现在回来写文,也许有朝一日可以和他们一起位列创世天神。” ‘
我很久以前倒确实写过十洲三海......’而且不是同人,是被邀请写正传。
“发表过吗?签约过吗?”白殇殇盘问得很仔细。
“没有。
白殇殇立马把烈火哥的名片推给她:“你找这个人,我帮你去打个招呼,让他们捧你。”
白殇殇当晚就到烈火哥那边疯狂地吹了一波,把柳菲菲吹上了天:“这可是当年十洲三海的老作者,写得很好,你可要给她最好的榜单资源。”
烈火哥心想十洲三海统共就四海和玄原两个人,哪儿来第三个作者?但是他庞大拧不过大腿,怎么敢得罪大股东的女朋友,嘴上是是,背地里问庄墨这种关系户怎么办。庄墨说看情况。真要写得好,不用她说,直接拿榜单砸;水货那就不用理,一视同仁,各凭本事
。然而烈火哥始终没有等到柳菲菲
。跟柳菲菲白殇殇性格完全不一样
白这次拿到了2000万版权,第一时间打电话请她吃饭,绘声绘色地注意到了自己目前多姿多彩的人生,柳菲菲替闺蜜高兴-至少下半辈子暂时不用愁了,省点花一个人也能退休-但她完全没有羡慕嫉妒恨恨的情绪。
她为人踏实稳重,不是那种会因为别人的成功打乱自己人生企划的人。所以白殇殇说什么找人捧啊,当专职作家啊,她都是大风过耳,听了就丢。
但是她委实打开了自己尘封已久的字文档,浏览起青葱岁月里写下的一字一句。
得知四海的死讯后,她很有一阵精神恍惚,花了好长一段工夫才缓和下情绪,告诉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了。她已经无意再去推敲细节,追问真相。她现在找到了需要守候终生的人,那些不曾挑明过的,若有若无的情愫,就让它停留在过去。
只是,当初那个未完成的故事,她不知道如何处理。
正当这时,手机里传来熟悉的
敲门声。柳菲菲懵了。
她天生喜静,不喜欢丁零当啷的消息提示,这么多年,她只为一个人,那一个人,设置过提示音。小声的笃笃声,像是一种温柔儒雅的宣告-我回来了。
柳菲菲强忍着眼泪,从穿旧了的西装裙口袋里摸出了手机。
那个灰了五年的头像,在这一瞬间,鲜活得像那些忘不掉的时光。
白殇殇不是说他已经……
可是一直最上头确实显示“在线”。
柳菲菲思维一片混乱,不断地输入字句,又匆忙删掉。你是谁?你去哪里啦?你那天为什么没来?甚至你是不是过世了……她有太多想问的,又发觉自己没有立场。
最后,她戳了戳四海。
屏幕上出现了一根手指,把按下戳得摇摇晃晃。
对面立刻回复了。
四海:晚上好。
四海: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?
柳菲菲哭了。她特别高兴,又特别难过。他还是跟从前一样,彬彬有礼,善良热情,而他又怎么还能跟从前一样呢呢?他都五年没有上线了,离开时也没有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四海戳了戳她,显然也在等她的回答。
柳菲菲回过神来。他依旧坚持他们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,或者这个人根本不是四海。她对这个人有疑问,但她依旧把自己写了大半的文档传了过去,请他过目。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,也许是在海上漂流过久的人在一根浮木上寻找慰藉。
第二天,柳菲菲在上班时收到了四海的回复:写得真不错!
柳菲菲仿佛在做梦。
柳:跟你没得比。
四海:别这样说,你有你自己的风格。我给你批注了,都是些小问题。你按照你的大纲往下写,一定是部非常惊艳的小说。看变成你的功底很扎实,这篇文章也花了很多心血。
柳:我现在很难抉择。
四海:怎么了?
柳:有一个很好的机会,新绘网收十洲三海的文章,版权奖励很高只是我年纪大了,马上就要结婚,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从零开始当作者。有时候有冲动想去尝试,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,理应放弃。
柳菲菲打这一行字的时候,手都在抖。她轻描淡写地把那句“马上就要结婚”夹在中间,不知道他会有怎样的反应。
四海过了很久才回答,这次他发来长长一段话。
四海:不管你去不去参加征文,你都应该把这个故事写完。职业。你能默默地写四十多万字,我相信你一定很喜欢写作,也喜欢这个故事。久?如果他是一个人,他陪伴你度过了那么久的时光,你也一定对他有很深厚的感情。不要放弃他,喜欢的事一辈子都不要放弃。如果很忙,完全可以慢慢写,就当一种兴趣爱好,你写作过程中随时可以与我交流,我陪你一起。
柳菲菲泪流满面。这段话和这个人一样让她感动。她一个人默默写了六年,在这一刻感觉不那么委屈孤单。
四海:至于写作商业化的事,确实是个很复杂的问题,你只能自己选择我不敢说你一定能得奖,也不敢打包票你一定会因此走上职业作家的道路,但大家都喜欢好故事。你现在已经写了这么多,伴随孤芳自赏,不如发布出去,不是吗?以我的经验,总有人会喜欢你的故事,也总有人会因此喜欢你,愿意跟你一路同行。
柳:谢谢。
柳菲菲打开了白殇殇传过来的网站,注册了个新号,申请开通作家,ID“安度陈年”。
坐在她对面的傅双机起身倒水。柳菲菲赶紧将作家专栏关掉,但是她听到脚步声在她背后停住了。她转过身,看到傅双机出神地盯着她的屏幕,那是季度冠军300万版权奖励的悬赏页面。唯一
自己的眼神停留得过久,傅双机冲她笑笑:“ 300万啊,现在的互联网公司真有钱。”

http://xueli1.jigsy.com/

http://xuelizx.jigsy.com/

http://xueli2.jigsy.com/
“是啊。”柳菲菲应和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