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字幕

快速下证,全包拿证

本中心能帮您快速获取到真实毕业证,学校有备档,学信网可查,对资格报考,研究生考试,单位涨薪,个人调户口,工作晋升等都具有效用,同正常毕业的一样, 
一次办理,终身有效。自考,成人,统招全日制,大专,本科,研究生均可,
主要承办以下业务:
(1)真实统招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专升本,以学生在校学习为主)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在高校就读期间合格合法的学习成绩和体检、全国普通高考录取成
绩和入学通知书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录取通知书、毕业证、学位证、英语等级证等等。
(2)真实成人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脱产、业余、函授)具备学籍、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在高校就读期间合格合法的学习成绩和体检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
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毕业生鉴定表、成绩单、录取通知书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(3)真实自考毕业证(专科、本科和独立本科《专升本》,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)具备学籍、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
登记表、成绩单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(4)真实网络教育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专升本,以学生业余制学习为主),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成
绩单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三个必保:
1、保证真实合法:所颁发和办理的高校毕业证真实合法。
可以在教育网站查询,以供用人单位和有关部门调查和查询,确保无误。
2、必保档案齐全:有完整齐全的档案、学籍、成绩单、入学登记表、毕业登记表等。
3、保证证书法律效力:所拥有的高校毕业证,对公务员考试、求职、应聘、就业、涨薪、晋级、资格报考、出国等都具有效力。

 

 

傅双机端着水杯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狭小的办公室,两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公务员制服,隔着屏幕相对而坐,谁也不再说话了。


第10章 
城市的另一头,庄墨跑完了最后一趟,从背后抽掉了任明卿的手机。庄墨不舍得他干一点重活,都是自己做苦力,任明卿却坐在书堆上跟人聊天。
庄墨佯怒道:“太太,你这样很不厚道啊。我跑上跑下帮你搬书,你跟别人聊得起劲,你这是想出轨啊——是不是哪家漂亮小姑娘啊?”
一看头像,还真是个女孩子,庄墨沉下了脸,去翻人家的个人信息。当他发现这人还是任明卿的特别好友时,脸色颇为阴沉可怕:“你只有两个特别好友,她是其中之一,可你都没加我。”
任明卿赶忙从他手里抢手机,庄墨举得高高的,逗引他往自己身上扑。任明卿够来够去够不到:“你别胡闹了……这是安老师的号。他的特别好友一个是我,另一个是她,她应该是安老师特别重要的人。”
庄墨解除了警报,但还是提醒道:“那就是师母了,你可千万不要打人家主意。”
任明卿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他的设定:“师母写得也很好,想来参加征文,我把她的文章发给你看看。她是十洲三海背景,和《浩荡纪》是姐妹篇。”他夺回手机,把柳菲菲的作品发给了庄墨。
“我会看的。”庄墨道,“不过现在先上车,咱们要去新家。”
——
新绘网上线声势浩大,连谭思都有所耳闻。倒不是说他对新绘网有多care,像他这种级别的作者,不需要平台加持。正因为清楚这一点,玄原的加油助威才让他大跌眼镜。别人他可以不放在眼里,玄原却是他的头号大敌。
年少成名,一书得霸,在巅峰时代转身离去,成为房产大亨,如今是福布斯榜上前五百位的商业家……这人设太过完美无缺,难以捉摸,谭思难以企及。即使他现在做了多年的榜首作家,也依旧对退隐多年的玄原忌惮不已。玄原稍微有个风吹草动,谭思就跑到许唯那里去商量对策。
他怕玄原卷土重来。
许唯安慰他道:“玄原早就已经过气了。你看现在还有什么人看十洲三海。你们又不是写同一类型的,你管他做什么?”
“最近人气下降,我也快过气了。”谭思没个正形地瘫倒在沙发上。
“《夜航船》都宣发了,你想什么呢?《英雄荣耀》写得怎么样了?下个月开始全国巡回签售,你又没空了。”
谭思顾左右言他:“我在打游戏找灵感嘛!”
《英雄荣耀》是谭思目前手头上的项目,以moba类游戏《英雄荣耀》为背景。许唯之所以将《夜航船》喊停,要谭思放弃擅长的悬疑探险类题材,而转投游戏竞技文,是因为《英雄荣耀》作为这两年最火的手游,缺乏完善的世界观。这也是为什么这款日活1亿的游戏,在青少年群体中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大IP,却始终没有衍生电影、电视剧、动漫的原因。
L4工作室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文本,希望把设定串联起来。如果谭思的同名小说能够成为《英雄荣耀》的官方小说,那么对于他的助益将是不可估量的。
谭思问许唯:“L4工作室那边怎么说?”题材一定下,许唯就带着他接触过L4,但是至今没有达成明确的合作意向。明明观文和L4同属企鹅系统,谭思的咖位也不小,但L4似乎对这个项目不太感冒。
许唯安抚他道:“我已经把关系打通了,拿到了官方授权。”
“是吗?!”
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当天,许唯就让IT在红点上专辟一个页面,宣布谭思与《英雄荣耀》的合作。
——
任明卿不知被庄墨带到哪里,再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都懵了:庄先生果然在城郊的5A级风景区有一套豪宅!
庄墨家是美式庄园,坐北朝南,砖红色的外观朴素简洁,优雅大气。虽然有了徐家的铺垫,豪宅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异世界的东西了,但他在徐家是门客文人,在庄家是什么啊?
他还没来得及退缩,里头就扑出来一条大白狗。这条大白狗足有齐腰高,威风凛凛,皮毛锃亮,跟他的童年玩伴一模一样。
大白狗当真认识他似的,乖顺地耷拉着耳朵匍匐在他脚下,伸着舌头哈达哈达,兴奋地舔他的手。任明卿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它有些扎手的皮毛,眼眶湿润。
他仰起脸望着庄墨:“这是你家的汪吗?”
“对。”
任明卿难以置信。这处房产从外观来说就昂贵又高档,庄墨却养了只草狗。他是不是为自己准备的?
“给他取个名字吧。”庄墨很快印证了他的想法。
任明卿吃力地蹲下身,施展十级撸狗大法,亲热地问狗子: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庄墨:“……”
任明卿:“你叫巴黎吗?”
阿汪:“呜呜~”
任明卿:“你叫开罗吗?”
阿汪:“呜呜~”
任明卿:“你叫里约热内卢吗?”
阿汪:“汪汪!汪汪汪!”
任明卿:“里约你好~我是任明卿。”握握它的爪子。
里约疯狂地摇着屁股prpr舔他的脸。
庄墨使劲摸了摸狗头:“好了里约——走,我们进去。”
任明卿告别了里约,小媳妇似地跟在庄墨身后进门,眼不敢乱看、水不敢乱喝,庄墨叫他累了先坐坐,他就特别老实地缩在沙发一角,两只手还乖乖地放在膝盖上,比第一次见面时还要拘谨。
庄墨知道他难以承受他人的恩惠。这不是说他不信任自己,而是他自我认同很低,觉得自己不值得。蓦然之间把他带到这种环境里,肯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适应不了。
可是庄墨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坚信好的工作环境提升幸福指数。庄墨不愿意他再受苦,吃了秤砣铁了心,就算违背他意愿也要把他强行留在这里。
“来。”庄墨招招手,引着他走进电梯。
任明卿觉得他这个装修过分了:“庄先生,你家为什么还会有电梯啊……”
“因为你的腿脚不太好啊。”
任明卿把脸涨得通红,特别为难:“你不要这样……”
“我不这样,你娘家人差点把我宰了。”庄墨小声逼逼。
“你说什么?”
庄墨微笑:“没什么。”
电梯到了二层,庄墨打开其中一个房间:“来,参观一下你的小黑屋。”
任明卿跟在他身后探头探脑地看了一眼,忍不住被逗笑了。
庄墨说小黑屋,就一丝不苟地打造了个小黑屋。这是个四面都布置了遮光窗帘的小书房,窗帘材质绝不透光,大白天也黑黢黢地一片,只有一盏小台灯点在那里,完美模拟了深夜赶稿的气氛。房间极小但五脏俱全:23度恒温恒湿的舒适环境,绝对安静的隔音装修,人体工学椅,极具设计感的全金属书桌,凝神静气的沉香,复古机械键盘,最新款苹果电脑和打印机……任明卿怀疑自己在做梦。
“以后你拖稿,我就把你关进这里面,什么时候写完,什么时候放出来。”庄墨在他耳边诈唬他。
任明卿被良好的码字环境吸引了,眼睛闪闪发亮,好像在说“快来关我吧”、“快来关我吧”。
“如果不习惯在小黑屋里赶稿,还有小白屋可供选择。”庄墨将他带到隔壁,除了四周全是落地窗、窗外是明媚如新的湖畔风光以外,配置与小黑屋一模一样。屋子里还布置了不少绿色盆栽,让人感觉清新自然,像是误入热带雨林。任明卿看到花丛堆里有个透明小笼子,里面有两只小仓鼠在跑圈,忍不住将小仓鼠提溜到掌心里,爱不释手地揉来揉去。
“可以养点宠物。”庄墨大方道,“这里离市中心比较远,你一个人码字太寂寞,想养什么小动物我都不反对,外面的空间还挺大的。”他指了指落地窗外的草坪,里约在草坪上睡觉,草坪中央立着一架秋千,就连秋千边上都有茶几,显然是为了任明卿可以一边晒太阳一边码字。
庄墨接下去又带着他逛了几个书房,有古典欧式、日式榻榻米、北欧性冷淡风……
任明卿越逛越不对劲:“庄先生,为什么这个房子里全是书房?”而且角角落落都有写字台,办公区域布置得太不寻常了。“是不是以后还要住进来别的作者?那书房我想选那间有绿植的玻璃房。”
庄墨此前以低价购入这处偏僻的房产,确实打算养一批作者。这里环境优雅,周边设施不配套,去城里也不方便,除了乖乖码字别无他法,适合做年轻作家们的工作室。
只是他遇见任明卿以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“这些书房都是你一个人的。”
“诶?”
“因为你是个自由职业者,大部分时间足不出户闭门码字,每天对着同一个环境肯定很枯燥无味,还是希望你日日都有新鲜感。各个房间的软装大相径庭,但电子设备全是一样的,连账号都通用,你走到哪个房间,文档都实时更新。”
“不不不不……”任明卿觉得他重点错了,“这些书房都是我的?”
“对,这个别墅就是给你的,我下了班就过来陪你。”
任明卿懵掉了。嘴唇动了动,但没有发出声音。
在他说出拒绝的话之前,庄墨推开了藏书室的门。
任明卿眼前一亮,快步上前,抓着栏杆前发出了惊叹。
庄墨把藏书室整个挑空了,书柜嵌进墙壁里,从一楼延伸到阁楼,做了单独的螺旋形扶手楼梯,很像中古时期的经学院。每一层楼还建了个小平台,布置了沙发与书桌,可以用于阅读写作。
任明卿激动地在楼梯上来来回回走了两趟,对庄墨的藏书给出了很高的评价:“就是还空着一半,看上去未完成,有点可惜。”
庄墨插着裤袋倚在门边痴痴地望着他:“因为要放你的书啊。”
任明卿又愣住了。
他是不愿意欠人情的性格,而庄墨又不跟他商量就搞这么大的事情,他心理压力太大了,好长一段时间说不出话,因为不论是感谢还是拒绝都不合时宜。感谢太轻,拒绝又不近人情,特别是当一切已尘埃落定之时。他心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情绪,焦虑地原地转圈圈,暴走,最后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,自己走到一边躲起来,试图与世界断开联系。
庄墨看出他的复杂心理,安慰他道:“我白纸黑字签了合同,要给你提供优渥的生活环境,如果我做不到就是违约,你不用太放在心上。”
“我怎么可能不放心上?我真得只能以身相许了。”任明卿破罐子破摔。
庄墨提起这茬又要耍流氓:“对啊,我们可是结了婚的,买个婚房怎么了?小任老师,你怎么没有作为太太的自觉呢?你的态度很有问题,端正起来。房产证上还要加你名字呢,走,咱们办手续去。”
任明卿心理压力大到无法入戏,沉浸在“还不清了”的情绪中无法自拔:“无功不受禄,这太破费了,我不敢住……”一句话叹了三口气。
庄墨看说骚话也不好使了,正色道:“破费确实破费,但你是我的大金主,我还指望着你好好码字养活我,我好去还房贷。
庄墨其实付了全款,但是他也知道,自己对任明卿的优待其实是会伤人自尊的。所以庄墨把姿态放低,很注意不以施恩的姿态与任明卿相处,让他知道自己很重要,让他知道住在这里会受到十二万分的尊重。庄墨想要任明卿过得舒适一点,但如果任明卿觉得在自己跪着吃肉,这种舒适就毫无意义。
任明卿惊讶地看着他,发现他没有半点说笑的意思,不太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:“是、是吗……”他觉得庄先生有点可怜,这么大的屋子,他一定背了很多债。
“当然。所以这不是平白无故无偿赠送,是你自己靠本事挣来的。我们是合作伙伴,财务共享,我的钱就是你的钱,还记得吗?你大可不必觉得寄人篱下。以后你帮我赚了钱,我去还房贷,房产证上你真有权加名字的。”
“不用了不用了,我寄人篱下好了……我现在就写新书给你还房贷。”任明卿慌乱从自己的口袋里翻出小本本。


第11章 
庄墨被他逗乐了:“来,坐——想好写什么了吗?”
“我想写我老师。他是城里的贵公子,去乡下支教,家里有压力,婚姻、爱情都受到阻碍。到了乡下,他也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问题,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国家的农村目前所共通的,我特别想把他的经历写下来。”任明卿认真道。
庄墨的笑容渐渐消失。
这个题材确实逼格很高,聚焦支教老师和中国当代农村,写出来应该会是篇很正统的乡土文学。任明卿四十岁以后再写这个非常合适,可以去拿个茅盾文学奖什么的,改编电视剧在中央一套播出,紧跟在《新闻联播》和《焦点访谈》后面。
但问题是他现在才25岁啊!
面对着任明卿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庄墨道:“你给他叠个世界观。”
“啊?”
“安老师不止是个支教老师,他还有另一重身份是流行文学作家,这个人设你怎么丢掉了?他创造了十洲三海,他跟这个世界有很深的羁绊,你把幻想这个层面从他身上移除,这个人物就不完整了。”
庄墨一边忽悠,一边选题材,脑子转得飞快:“所以你不要平铺直叙地说他是个支教老师,他肯定不高兴的。你把他的故事平移到十洲三海,写个仙侠文——大门派的修者抛开门第观念,去深山老林里教普通人修仙,最后教出来个特别牛的徒弟。”
任明卿向来对庄墨言听计从,此时被他一通忽悠,觉得很有道理:“城市与农村的贫富差距,可以平移成修者与凡人的身份差别。修者住在福地洞天,宫殿美轮美奂,法宝不计其数;凡人在地面上像牲畜一样生老病死,住歪歪扭扭的茅草屋,一无所有。修者的子孙是修者,凡人修仙难于登天,即使因为资质上佳鱼跃龙门,也很难在修真界混出名堂,就像现在的寒门弟子很难通过上大学改变人生。主人公出生名门,目睹了门派中的凡人被霸凌致死,想把仙凡之间的门第观念打破。他选了最穷最落后的小村庄开塾授课,想对所有人证明,凡人的资质不是天生比修者差,他们也可以成仙。”
庄墨开始兴奋了。他为了劝服任明卿进行的头脑风暴,经过任明卿的加工,真得变成了个特别好的梗概,简直开拓了新武侠的边界。武侠作为本土特有的题材类型,一直局限在江湖恩怨,如果能在武侠世界中讨论更多现实问题,与时俱进,未尝不可老树开花。
“那你给他什么金手指?”
他倒不是让任明卿去走套路,主要是既然设定成高魔世界,所有角色都必须有技能加持,与世界观统一。
任明卿想了想:“金庸先生创造了武侠江湖,十洲三海也带有武侠的风骨,包括后来的霍元甲、叶问,中国功夫变成了一个很有民族代表性的东西。但用文字去形容,特别难表现。我想把每个人的功夫简化成一组设定,使安老师的精神内核符合我们传统的侠义道,与张三丰、郭靖这些角色一脉相承;但身上的技能更接近超级英雄,像国外的蜘蛛侠、钢铁侠和死侍之类的,简洁直观。我之前写过一对侠客,他们是一个组合。剑客需要琴师在他旁边演奏,在他的BGM里没有人能够打败他,但是一旦没有了琴师就不行……”
庄墨连连点头:“明白,我懂你的意思,继续。”这个组合很有搞头,他可以拿来做虚拟偶像。
任明卿受了鼓舞,又给他讲了一些其他人设。这些人设都在他的小本本里,是他以前写的,跟安老师这个故事没有任何关系,但他觉得可以用在这里,每个脑洞庄墨都觉得很有趣。
其实之前庄墨还有点担心,仙侠放在现在的读者面前,不太讨喜。除非是升级流,不然只喜欢吃快餐的人群不会去碰这个题材。
现在任明卿抛出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设定,放在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题材里,足够吸引眼球,又足够接地气,奠定了一个轻松愉快、全民消遣的基调。
任明卿讲了三五个核心角色,开始编剧情,这些角色各自有什么故事,跟安老师有什么关系,后来发展出什么爱恨情仇……他兴奋极了,他这几天实在憋死了,然而话到了嘴边,他才发觉自己的嘴有多笨,他自己又没有完全想清楚,讲得颠三倒四、支离破碎,跟他想象中的效果完全不一样。
庄墨却听得很认真,甚至津津有味。任明卿被他的入迷安抚了,渐渐放松下来,全身心地投入自己的故事,在讲到主角组某人牺牲的时候,甚至还难受地哭了起来。
庄墨给他递上纸巾,像哄小孩一样拍着他的背:“你这个东西,暂时先缓一缓。”
任明卿的情绪刚稳定了一些,听到他泼冷水,又紧张起来:“为、为什么?是哪里不好么?”
庄墨摇摇头:“不是的。是你太好了。”
任明卿根本不知道自己抛出了一个怎样牛逼的概念。
首先,他说的没错,仙侠说白了就是武侠的变体,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东西,它的受众非常庞大,这意味着这个故事的门槛很低,谁都能看得懂。
其次,他做了一个非常牛逼的元素叠加,他把武侠和超级英雄这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型融合在一起,去创造了一个世界观。网络文学发展到这个地步,什么题材没人写过?在单一门类中要做到头部已经非常难了。但是元素叠加就不一样了,你在武侠里写科幻,在科幻里写宫斗,你就是独一无二的,非常具有市场竞争力。
除了题材好、设定新颖以外,他又完全有能力把故事讲好。他内里的故事核非常传统,也有足够的现实关照,大家都会知道你其实在影射城市与农村的二元对立,很有代入感。以任明卿的功底,他能真正把读者留下来,爱上这些角色、这个世界。庄墨听他说的这部分故事已经足够精彩了,写出来绝对不可能崩。
最最重要的,他要加新英雄进去,随时可以。这个东西一旦做起来,他这辈子吃这一本就够了。跟漫威宇宙一样,一部一部接着出。
庄墨让任明卿先缓一缓,再仔细推敲一下世界设定以及人物设定,不要写成单一主角的单一故事:“你这里所有英雄都很有趣,包括反派,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资格去做主角。你给每个角色都写个人物小传。不要让配角绕着主角转,把他们的人生完善起来。”
任明卿乖乖拿着纸笔记录。
“不要为了追求网络连载,去写成一个线性的长篇故事。因为线性的故事,从头到尾很快就写完了。写完了就没有了,故事里的人物停在了那里,读者就会去看新的故事,把他们抛诸脑后。你这个盘子完全可以铺得很大,角色有他自己的独立故事,然后又出现在别人的故事里,互相做配角,形成一个系列。”
任明卿很快想到了这样的案例:“jojo?”
“对!”庄墨拍案而起。“故事里的角色跟读者一样经历着人生的高潮和低谷,有自己重要的往事,即使本传完结了,他们也在别处出现,给老读者格外的惊喜。因为你写得好的话,读者看完一本意犹未尽,会去读相关系列,他喜欢了你这个主角,又喜欢上了另外一本的主角,他就慢慢变成了这个世界观的拥趸。你还可以直接和《浩荡纪》、《尘烟笑》联动,连阵营、势力、门派甚至角色都拿来用。”
任明卿仔细考虑了一下,十洲三海除了是个仙侠背景以外,没有任何核心设定,而他的点子可以跟任何大世界观做叠加,同题材没有违和感。他又对十洲三海非常熟悉,《浩荡纪》最后一卷还有很多剧情被庄墨删掉了,可以匀下来写在这里。
但他也有隐忧:“我觉得我这个东西,和《浩荡纪》、《尘烟笑》完全不是一个风格,可能会影响老粉的心情。”
他能想到的,庄墨已经全想到了。但与他的悲观不同,庄墨激动得直发抖,到处摸烟抽:“没关系,这个完全没关系。”
十洲三海不可能只有一部作品,总是一种调调,史诗和超级英雄完全不冲突。这两个系列调动的不是同一种读者,但是这两种读者以后都会去玩同一款十洲三海的VR游戏,去同一个主题乐园,看同一场电影……任明卿与他的老师用不同的笔触勾勒同一个世界,这就是庄墨想要达到的效果。
“那我会不会侵权?”任明卿幽幽地问,他现在版权意识可强了。
庄墨哈哈大笑:“不,不会,十洲三海的版权全都在连城,无所谓。”
任明卿被打开了思路,连连称好,迫不及待就要进屋子去做设定。
庄墨抓住他的手腕:“你不用太心急,这是一个很浩大的工程,我们慢慢商量。今天搬了一天的家,先好好休息。”
所有人都以为庄墨投600万版权奖励是为了捧任明卿,其实压根不是。庄墨根本不会让任明卿草率开坑。
任明卿不是小作者,他写每一本书,从策划到选题都要严格把关。小说是IP的源头,会影响到其他产业的布局,又不是萝卜青菜说开就开。而且一个故事从有梗到框架到完善,也需要长时间的构思,如果任明卿有了个点子就迫不及待开连载,那庄墨也不会如此看重他了。
“你可以先写一本,但不是这个。”庄墨对他的发展有全局的安排。“刚好,你写下一本书的间隙,抽空把这个系列构思一下,把安老师的部分写完。等我们准备得够充分了,再开始写你这个武侠英雄。”
任明卿把他当做可以信赖的朋友和导师,对他的建议无条件遵从:“那我再想个别的。”
庄墨嗯了一声。
之所以让他先缓一缓,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量。
首先,任明卿是个全新的作者。他虽然很努力、写过很多书,但没人知道。天胧月这个笔名,被掐退了;度他山,也只有一个短篇面世。就这么一个新马甲,粉丝基础很薄弱,对作品来说是很不利的,哪怕出去谈投资,资本也不认你这个作者。
庄墨又不心急,任明卿有的是创作激情,他们完全可以徐徐图之,先写一本圈波粉丝。后续任明卿的十洲三海系列开始动笔的时候,他有知名度,也有更多的粉丝捧场,庄墨比较好操作。
其次,庄墨还是想为任明卿赚点钱。而任明卿今天晚上跟他说的这个系列,庄墨根本舍不得卖。这个世界观一旦做好,他下半辈子都不用找新项目了。所以他是打算让任明卿先写个长篇打响知名度,然后安安心心搞这个项目。
两人谈到日落西山,大路上开来一辆丰田皇冠,庄墨见势将任明卿扶起来:“请了个朋友过来吃晚餐,刚好你们可以认识认识。”
“谁啊?”任明卿问。
“他姓穆,是我的家庭医生。”

http://xueli1.jigsy.com/

http://xueli2.jigsy.com/

http://xuelizx.jigsy.com/

Contact Form

Address

理,办本科毕业证,办真实毕业证
办理大专毕业证,办专科毕业证,办大专文凭
买大专文凭,买本科毕业证,本科毕业证办理
买学历,办大专证,本科毕业证可以买吗
文凭快速办理,大专学历可以买吗,买本科学历
办理国外学历,办理国外学历学位认证
买学历,最快取得大专学历,最快取得本科学历
办大专证,大专学历快速取证,办理大专学历
办理国外硕士学位,办理国外学士学位
快速代办真实毕业证,快速拿到大专毕业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