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字幕

快速取得学信网永久可查毕业证

本中心能帮您快速获取到真实毕业证,学校有备档,学信网可查,对资格报考,研究生考试,单位涨薪,个人调户口,工作晋升等都具有效用,同正常毕业的一样, 
一次办理,终身有效。自考,成人,统招全日制,大专,本科,研究生均可,
主要承办以下业务:
(1)真实统招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专升本,以学生在校学习为主)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在高校就读期间合格合法的学习成绩和体检、全国普通高考录取成
绩和入学通知书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录取通知书、毕业证、学位证、英语等级证等等。
(2)真实成人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脱产、业余、函授)具备学籍、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在高校就读期间合格合法的学习成绩和体检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
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毕业生鉴定表、成绩单、录取通知书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(3)真实自考毕业证(专科、本科和独立本科《专升本》,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)具备学籍、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
登记表、成绩单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(4)真实网络教育毕业证(高起专、高起本、专升本,以学生业余制学习为主),在学校内部档案一份、本人能拿到一份档案、注册备案资料、教育部登记备案资料、毕业生登记表、成
绩单、毕业证、学位证等等。
三个必保:
1、保证真实合法:所颁发和办理的高校毕业证真实合法。
可以在教育网站查询,以供用人单位和有关部门调查和查询,确保无误。
2、必保档案齐全:有完整齐全的档案、学籍、成绩单、入学登记表、毕业登记表等。
3、保证证书法律效力:所拥有的高校毕业证,对公务员考试、求职、应聘、就业、涨薪、晋级、资格报考、出国等都具有效力。。

 

 

多维元素:怎么回事?
一口咸:发到最后还缺几盒,我、烈火哥还有主编都没有拿。
玄原跳起来就去跟庄墨撕逼。幸亏任明卿就在办公室里,不然他还真撕不赢这个狗东西。
后来田恬下班的时候,在公司底下遇到单总助,单总助拿了几盒月饼,说是他们后来回鸿安找来的。
“谢谢你啊!辛苦啦!”田恬觉得单总助真是个好人。
单总助根本不敢居功:“商总找的!”说着害怕地瞄了一眼停在路口的特斯拉。
田恬狐疑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。驾驶位上的玄原赶忙收回目光,直视着前方,缓缓升上车窗挡住自己英俊的侧脸……田恬不知怎么就脸红了,一路跑回了家。
他拆了个月饼,咬了一口,甜的。
他迫不及待地去跟多维元素八卦:玄原大神亲自开车送了我一盒月饼!!!!!我们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!!!!!!!
多维元素:你有病啊!!!!!
一口咸: (●ω●)
多维元素:月饼好吃吗?
一口咸:好次 (●ω●)
多维元素:开心吗?
一口咸:开心!!!!!!!
多维元素:好的。
一口咸:我永远喜欢玄原大神!!!!!!!
玄原看着手机屏幕,嘴角流露出一个不很明显的弧度。但是一想到今天的田恬也没有跟自己表白,又很生气。
多维元素:切,怂逼。
拖黑。


第7章 
平台上线以前,烈火哥每天忙得要命,这天下楼买咖啡提神,在公司楼下的电梯间遇到了一个大美女。大美女身材高挑,长发及腰,一身红裙,烈焰红唇,戴着沙滩风情的草编阔沿帽,在阴暗潮湿的大堂里简直就像一蓬火,一束光。
烈火哥是个老实人,越是漂亮的姑娘他越不敢直视,低头走到她身边,一个齐腰高的LV行李箱映入眼帘。刚巧电梯开门,烈火哥主动伸手:“我来帮你。”他看姑娘穿着10厘米高跟鞋,那个高度连直立行走都算人类进化。
大美女冷冷道:“不用。”抢过行李箱率先走进了电梯,不假人手,让烈火哥碰了一鼻子灰。
电梯门合上了,烈火哥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,等待她先按楼层。那姑娘却没有动作,只是略微侧过一个角度,让开了面板。烈火哥不解其意,电梯门合上了,轿厢尴尬地停在大厅。
“洁癖?”烈火哥心想。有些洁癖患者不愿意触碰任何公共物品。
他伸手按亮了12楼的按钮,大美女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下来,原来是去同一层楼吗?
烈火哥露出健身教练那训练有素的微笑:“你是来京宇?请问你是哪位作者大大?”接待作者是不能怠慢的。
大美女公事公办道:“我不是作者,沈总通知我过来接手网站事宜。”
“你是谢主编?”在大美女疑惑的眼神中,烈火哥朝她伸手,“你好,我是作家经济部杨火,这几天跟你对接的就是我。”
谢主编虽然不曾到公司报道,但最近都在群里一起讨论网站架构,她的专业度给烈火哥留下很深刻的印象。
“谢想容。”谢想容的自我介绍异常简短。
两人仪式性地握了握手。烈火哥发觉这姑娘手劲很大。她的个子也很高,穿着高跟鞋几乎跟他齐平——他可是个一米八八的健身教练!最要紧的是,谢想容虽然容貌姣好,但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,比庄总还要凛冽,这让烈火哥很有压迫感,也颠覆了他对女性的刻板印象:“庄总没有给我们做过介绍,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男人。”
谢想容平时与他交流的那种口吻,让他误以为她是个四五十岁的稳重男性。
“男人女人都一样。”谢想容语气中透露着某种隐约的不悦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
电梯很快抵达指定楼层,烈火哥帮她刷开了门:“庄总已经通知过我您要过来就职。你的办公室准备好了,团队也已组建完毕,我先带你参观一下。”
“网站的各项后台数据哪里查看。”谢想容踩着10cm红底高跟鞋,脚步声清脆,扫视大通间里的众编辑时,神情严厉。
“IT部在走廊尽头,宋总监和他的团队负责网站运维。”
“好。”
田恬咋咋呼呼地迎面跑来:“我的咖啡呢!”中午吃饭时他跟烈火哥打了个赌,烈火哥输了,要给他买咖啡。
谢想容对这个大喊大叫的小年轻第一印象很不好,觉得他举止轻率,不够稳重。她略微蹙了蹙眉,田恬吓得当场刹车,用眼神示意烈火哥这个女人是谁,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反派?!
烈火哥向谢想容介绍田恬:“谢主编,公司分三个部门,作家经济部、轻阅读部和网站部,这位是轻阅读部的总监田恬。”
谢想容的表情很意外,主动与田恬握手:“可达不是鸭的书销量破十万,很厉害。”
田恬之前有点怕生,此时被她夸奖了一句,尾巴立刻翘到天上去了:“一般般吧,还行还行。小姐姐你是网站主编?以后多给我的作者排点榜呀!”
谢想容并不回答:“这次新站上线,可达写什么?”她对这个作者的未来发展很感兴趣。他是微博作者这一块的NO.1,他的风格可能会影响整个网站风格。
田恬尴尬地把皮球踢给烈火哥:“这个……他不是我在负责了,他现在是烈火哥的作者。”
烈火哥尴尬地背锅:“他还没有跟我们签约。”
谢想容停下了脚步,冲两个大男人一挑眉:“他还没有跟我们签约?”
田恬和烈火哥都不由自主地屏息静气,仿佛接受军官检阅的士兵。
“呵呵。”她笑了一声,径自走进了庄墨的办公室。
等她离开后,田恬疯狂地跟烈火哥吐槽:“她是不是看不起我!是吧!她刚才那个眼神,分明是看不起我!”
烈火哥最会鼓舞人心了:“小田儿,你不要自怨自艾,她也看不起我。”
“话说为什么空降个网站主编啊!网站主编不是你吗?”
“你想累死我啊……”
田恬哼了一声:“你可真没用!”说着掐了把他结实的肱二头肌。
没过多久,烈火哥和田恬一同被叫到庄墨的办公室里。田恬跟谢想容一打照面,立马摆出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,好显得自己特别成熟。在谢想容看不起他的瞬间,他就暗暗宣布对她记仇。
田恬对谢想容的反感不单单是因为她的傲慢,更加重要的是,她让他有了危机感。微博作者打传统纸媒作者轻而易举,打专业的网文作者可就……这个大美女很有可能要抢自己的10%奖金提成!
庄墨给他们三人互相引荐了一番,着重介绍了谢想容:“谢主编之前在夜雨文学网任职,运营网络平台非常有经验,以后网文部将由她来管理,希望你们多多配合。”
烈火哥热情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田恬则不情不愿地嗯哼了一句。
“我还有别的工作,没办法每时每刻呆在京宇,会耽误项目流程,所以我决定从你们之中挑选一位CEO,接手公司的整体运营。我给你们三个月时间,你们三个谁业绩最好,谁来做CEO。”
田恬:“!”他年纪轻轻是要做总裁了吗?!
谢想容亦是眼睛一亮,升职加薪是她的人生理想:“业绩怎么个考核法?”
“无非是作者,版权,流量,利润。”庄墨粗略道。
三人之中只有烈火哥觉得此事不妥。公司管理层刚组建,庄墨就在后院放把火,他很担心谢想容和田恬起冲突。他自己倒是无所谓,他只是个走过路过的健身教练,庄总要选接班人,怎么着都选不到自己头上。
烈火哥和谢想容走后,田恬留下来和庄墨嘀咕:“师父,咱们为什么要从外头找个网站主编?”
“网编群龙无首,总得有个人做全局规划。怎么,你还想管网站不成?这个月的500万码洋完成了没有?”
田恬撇撇嘴。
“平台一经开放,作者呈指数上涨,不是你们这两个做精品内容的部门可以掌控的。”他走到办公室前,勾住了百叶窗的帘子,望着大通间里乌泱泱的人头,微微一笑,“季度奖金,没点竞争怎么行?”
他的话无疑是在火上浇油,把田恬烧得斗志昂扬。虽然来了个有力的竞争者,但是谢想容还能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从平台上挖出个大神吗?!不可能嘛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天底下哪儿那么多天才?自己手底下一群微博作者,个个都在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,有好几万的粉丝积累,难道还怕她个空降主编?!最终的奖金他势在必得!庄墨那个可以Office play的办公室他也势在必得!他田某人是不会认输的!
谢想容出门之后在公司绕了一圈,跟自己部门的编辑开了个小会。回来收拾办公室的时候,在休息区遇到了可达不是鸭。可达的书加印,在公司签扉页。虽然谢想容才进门半天,可达已经从小编辑们的八卦中得知了她的身份,非常热情地跟她打了招呼,凑上来要跟她讨论新书。
可是他才刚说“我有一个点子”,谢想容就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现在是谁的作者?”
可达很精明,上下打量着谢想容窈窕的身材,猥琐笑道:“我谁的作者都不是。”
自从可达在作家大会上拒绝了田恬的签约邀请,京宇这边就有点不冷不热。烈火哥给了他一些选题,都是他根本没有涉足过的题材,他写不了;但要他现在回去找田恬,他也拉不下脸,两人撕过一场,已经结了仇。他心中垂涎那300万榜首奖励,觉得自己现在流量正高,不参加这次比赛太亏。所以他很想榜一个大编辑,谢想容正合适。
她是网站主编,手握排榜大权,又是空降京宇,一定非常缺作者。自己是畅销书作家,好好跟她讲讲价,可以在合同上占点便宜。可达的心理价位是千字三百,签单本书。自从他的销量达到10万册,编辑都是跪着跟他讲话,他觉得自己值这个价钱,同时也更精明了,故意谁都不签,待价而沽。
不想谢想容却冷淡道:“我是京宇的雇员,你却不是京宇的作者,你想写什么都与我无关,我还有自己的工作,借过。”
可达简直像是当场被扇了一耳光:“那个……谢主编,我就是想和你签约。”
“哦?我记得你最开始是田总监带的,你为什么不找他?”谢想容看向他的眼神带着一丝审视。
“他年纪太轻了,做事不靠谱,我还是喜欢成熟点的编辑。”可达谄媚笑着,捧高踩低。
“书,是田总监给你做的;推,也是田总监给你推火的。你能有今天,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你签约却找我,未免太没良心。”说着,她冷若冰霜地从口袋里抽出一条丝绢手帕,抹了把自己的侧脸,“对了,提醒你一句,以后和女士说话,别凑那么近。”说完之后看也不看他一眼,转身就走。
可达一脸懵逼。
他完完全全低估了这个女人。
谢想容从业多年,什么作者没见过?她就是一个行走着的鉴婊达人。她听烈火哥和田恬提了一嘴,就大概猜到这是个什么套路。可达对京宇根本没有忠诚可言,白嫖了烈火哥和田恬,骗他们出钱出力捧红自己,最后还不签约。

联系方式

24小时在线QQ